• 读《狗娘养的战争》有感

      作者:佚名 投稿时间: 2017-03-20 11:03:26

      标签: 狗娘养的战争初中读后感

      有时候,是历史创造了人,而非人创造了历史;如同,我们经常的以为“时势造英雄”。

      我甚至这样想:人,作为具有社会属性的动物,早已被历史设置好了一个样子——你本来会成为的样子。请不要挣扎,因为一个人改变不了历史——即使,你可以奋斗,从而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历史要塑造一个罗斯福,不会让你成为丘吉尔首相;历史要给予一个矛盾而又传奇的将军形象,就不再会给他一个到朝鲜战场指挥联合国军从而成为麦克阿瑟的机会……(注:巴顿,194年遇车祸身亡)

      看完《狗娘养的战争》这本有关巴顿将军的传记,我倒更觉得,巴顿“英年早逝”是历史对他这个幸运儿的一种格外恩赐——因为他只为战争,确切说是为二战中美国的“正义战争”而生,而战争又远非历史的全部!他的幸运就在于,历史保留了他的传奇,尤其是那闪耀在疆场驰骋者的经历,却又无情地没有了去指挥几位狂妄自大到自以为可以创造或者改变历史的政治家们发动的“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的错误的战争”的机会。

      现在看来,巴顿远比麦克阿瑟留有更多的“英名”。而真正的理由却是历史偶然性“不公正”地对待了不同的“英雄”们:麦克阿瑟没有英年早逝,进而留下了更多的所谓的“败名”——是他所并不想被历史所记忆的。

      其实,每个人都不过是历史的小丑而已,即使,他可能曾经被认为是顺应了历史潮流的伟人。只不过,有些小丑,演出了更多更大的“闹剧”,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哦,原来有那么个人”而已罢了。历史的轨迹,不会因为某一个人、某些人,甚至某个群体的“折腾”而改变了它必然的轨迹——当然,那些扑来跳去的“折腾”,真的也就影响了那么些人,但最多也不过如此啊。宇宙般广阔和长远的历史,只有取到它极限小的边际量,才唯一有可能地等同于在某种特殊的时代背景下,一些看似偶然或者必然、我们所熟知或者淡忘的历史吧。可事实是,只有再做一个无穷区间内的积分,才可以成为那个取到了极限小的边际的历史!

      应该是吧——可是,人类的可悲,又何不是正因如此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