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争”与“和平”

      作者:佚名 投稿时间: 2017-04-22 19:02:48

      标签: 战争和平记叙文高中

      我的三爷爷当初一见我就说:“这个孩子天生反骨,不好管啊!”只是,我的妈妈看着笑得没心没肺还露出唯一的板牙的我,并未将这句话放在心上。

      不幸的是,未来事态的发展确实被他言中了。而且我不光逆反,用我妈的评价来说就是:死求一计,钻牛角尖,还特别拧巴。

      自从我上了初中,仿佛一直沉睡的自我本体突然被发现,然后我开始了14世纪文艺复兴式的维权运动。而我母亲大人也忽然对我的前途表现出无限重视。于是,我们围绕“我向她求自由求空间,她向我要成绩要分数”的矛盾展开了持久的战争。

      一般是她对我的所做所为早已不满,就等着近期成绩下来再决定要不要翻脸。可惜我的成绩已经超越了导火线,像一个C4炸弹,直接引爆一切。

      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她气得面红耳赤,浑身多余的脂肪由于激动而抖动着,用着她从姥姥那里继承的敞亮嗓门,狠狠地甩出一句:“你每天和人家玩得不回家,现在人家比你高一百多分,你还有脸和人家玩吗?”我承认我妈养我十六年没白养,知己知彼达到她这境界挺困难——一句话正中我的痛处,戳得我好疼好疼!我冷笑:“人家的妈是大学生,你呢?”我的回击的确有力,我仿佛都听到一根根青筋暴起的声音。之后她的话从通俗变为粗俗,又渐渐过渡为语言暴力,我隐隐看到她的唾沫星子划过几道完美的抛物线在我的成绩单上留下几个明晃晃的点。我的青春,是这样被滋润的。

      除了言语对抗,我们还一度斗智斗勇。她不让我玩电脑,我偏偏不,好像就为了那句不让玩而玩,这就是我拧巴的表现。开始她根据显示器的温度来判断我玩没玩。我提前半小时关机,并利用蒸发吸热的原理在热的地方抹些水来降温。后来她又根据鼠标位置是否变动来判断。我用手机拍下鼠标初始样子,在玩完之后照着还原。再后来她拔了网线,但我早已下载了单机游戏。最后她在出门时装走了主机线,我只好投降,此局完败。

      如果说青春注定要风生水起,斗志昂扬,那我将我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与母亲大人的对峙上。战斗了一年又一年,我知道这场持久战耗的是我的青春,但我乐此不疲又义无反顾。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母亲在这场战斗中耗掉了什么。

      那天,还是一如往常的争吵,只是忽然在最激烈的时刻她说:“咱们好好讲道理啊。”我愕然,盯着她略显疲态的脸看了半天,然后再次愕然——什么时候她双颊的皮肤已经下垂,脖子上有了细微的皱痕;什么时候她光芒四射的眼睛有了些许的混浊,她盘着腿的样子,竟然那么像姥姥!她竟然老了!

      这,我不相信。我专注于自己的青春,想冲破束缚的反抗太久;我与她激烈争吵,摔门而去的次数太多而过程太快。我急急地想要长大,她怎么就老了呢?这不对!她应该一直骂得喋喋不休,直到我咬牙半天却插不上一句话。她应该再冲上来踹我两脚,最后再把我扔出去。她怎么就突然要讲理,疲惫地叹息,躺在床上微微地喘着气呢?我默默地回到房间,突然哭了,数年的争吵,我终于赢了一回,却莫名哀伤,她老了啊!

      突然想起小的时候,总是一早起来“嗖”地一下钻进她的被窝,她搂着我,幸福地微笑着,没有“金刚怒目”式的愤怒,也没有现在的老态,只是很温暖很温暖。后来的我倔强地摒弃了那个被窝,即使手脚冰凉也拒绝温暖。我是怎么了?我固执地想用自己的翅膀飞,一碰到壁就抱怨她的影响和世界的不完美。但我忘了是她给了我世界,尽管是不完美的世界,但她还是用心血去搭建一切。只是我太想飞,忽略了地面。

      此刻,我突然对我的青春相当失望。我原以为反抗和叛逆就是青春的主旋律,可惜我现在才明白,我的青春幼稚而可笑,我并未由此成长。几年的战争还有意义吗?我耗掉了青春,开始转为成人,而她,我的妈妈,陪我耗掉了时光,又会转为什么?我不敢想象,只希望在还未消逝的青春里,享受“和平”,健康成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