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桑果

      作者:佚名 投稿时间: 2017-05-29 16:34:00

      标签: 采桑果记叙文高中

      在故乡,采桑果有公私之别,采自家的公之极矣,也不必细说。假如出钱买了某地的桑叶,那么桑果就是赠品,可以大大方方采的。要说到私,除出以上两者都算的。可是孩子们最喜干这一类事,虽然妈妈屡次警告他们,说是偷人家的桑果,捉住了当贼办,要断足的,但是孩子们偶然发现了土墙里桑树上红的或是乌的桑果的时候,手脚乱舞,仰起头老是望着笑……望着毕竟不耐烦,于是振臂一呼,顿时招来大批孩子,堆在一团,想出五花八门的方法,要去冒一次险,把桑果采来。这是孩子们可喜的玩意儿之一!

      这一堆孩子当中最大的年纪不过十岁,可是大孩子究竟有经验,花头也会出,向着土墙东张西望,后来被他发现了,指着东面乱跳。果然墙东有一个凹缺,一个人很可以爬进去的,他就大喊一声:“快去拿篮子!”一面拼命就跑,一群孩子欢天喜地,回去拿竹篮儿。

      小大块头的小妈妈真细心不过,她看见小大块头鬼鬼祟祟偷进灶下间里,搬一只矮凳去拿挂在壁上的小篮时,她慌忙把咪咪——她的亲生爱女——放在摇篮里,拿起一柄扫帚,赶到灶边,不声不响地往小大块头身上乱打,弄得小大块头莫名其妙,倒在地上放声大哭。

      一会儿小大块头大概又记起那事,望着手里的篮,不禁破涕而笑,站起来就往门外走。小妈妈却立在门口,怒目注视小大块头,吓得小大块头转身就跑,在家里像木人一样。

      一群孩子熙熙攘攘,来到小大块头门口,看见门已闭上,就“笃笃”敲了几下,后来—个聪明的孩子说道:“那个小阿姨又作梗了!我们去吧!”

      喧哗之声远了,到了听不见的时候,小大块头又记起那事来。

      孩子们做贼了,提心吊胆地,—个个跳进土墙。阿牛被哥哥的脚在他鼻子上踢了一下,“啊……”地叫了半声,早被哥哥一个耳光打得无声无息。

      年长的龙宝算是一辈子的领袖,他第~个跳进桑园去做侦探,据他的报告说是前面房子里只有一个老婆子在打盹,孩子们会意的是聋瞽顾家大婶妈,心里像落下一块重石,就动手采桑果了。

      像龙宝那样的孩子已经很可以判别桑果的生熟好坏了。他先摘了几张桑叶填好篮底,然后选择最乌而又发亮的大桑果采下,轻轻地放入篮里,等到满了一篮,又摘下几张叶盖在上面,这是预备拿回家去和姊妹们共食的。一班小喽啰看见桑果就吃,不管大小红黑,果子上封满了蓬尘,他们却没有留意到。妈妈们常说桑果上有“百脚”(即蜈蚣)爬过,吃了要肚痛的,或是说桑果里有虫,吃了下去会生小虫,种种害卟白的话现在都已无效,他们脑筋里影子也没有了!

      可是小肚子终究有限,好容易凸了出来。他们的嘴巴、牙齿、舌头和手指都染成紫色,互相瞧着笑。有时伸出舌头,作了一个比赛,谁紫了算赢;有时张开手来比,谁浅也就要被打。但这里的危险性很大,因为嘴巴、舌头、牙齿和手指都是做贼的铁证,园主觉察了打骂不成问题,就是爹妈见了至少要听几声“小鬼”,可是这些在“偷桑果”孩子们已成了不足为奇的家常便饭了,就是被园主打了或是被爹妈打了也算是活该,痛过了就忘,任便怎样总是打不破他们的惯事。

      桑果吃饱了,兴趣浓了,他们就做起“打仗”的把戏来。“打仗”的武器是手榴弹(这个名词是我代他们取的,其实就是桑果)。战时分为两队,或东邻与西邻对敌,或调兵点将,独挑混打。鲁莽的孩子充头目,在前线引诱敌军,一声呐喊,手榴弹如雨下,后来混作一团,拳打脚踢。阿牛真真最无用,拳头又不生眼睛,偏偏打得他的鼻子又痛又酸,大哭大叫起来,战争就此告止。大家瞄住战败者嘲笑,一面又夸耀自己,强闹得昏天黑地,惊动了园主。

      “啊唷……快逃!”一个孩子回头就跑,看不出是谁来,孩子们比来时更慌忙地跳出土墙。无用的阿牛慌坏了,双手颤抖得厉害,把篮掉下,又不敢去拾,十白后面一棍打断他的脚。出了土墙脸色变得哭丧似的没精打采,慢慢地背了斜阳回家,心里还害怕爹的一副怒容。

      翌晨,园主顾二嫂走到桥边,嘴里乱骂,隐约之中听见几声“野鬼”、“小贼”……孩子们睁大眼睛,呆了半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