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_情有独钟

      作者:当知网 投稿时间: 2017-05-25 09:43:03

      标签: 花园情有独钟牡丹喜欢记叙文高三高中

      家中场院里是一整片的花园,我却对一株白牡丹情有独钟。

      古人都说牡丹是祥瑞之物。古时候大户人家家家种植各色牡丹,厅堂之中也必挂上一幅“花开富贵图”。那时候,不论是在诗人笔下,还是在权贵手中,牡丹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群芳在她面前更是颜色尽失。

      到后来,有了独爱菊的靖节先生,一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描摹出了多少官场失意者、淡泊名利者心中的理想生活;再后来,有了写下千古传诵的《爱莲说》的周敦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让荷花从此成为“清雅”的代名词。你看,连诗仙李白的诗歌都用的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可以想见,人们对于荷花的评价有多高。

      三者皆非趋炎附势之人,并且都不约而同地拿“牡丹”当作权贵的化身,对其加之以讽刺。于是,慢慢地,牡丹竟成盛极一时的大俗之物,文人骚客皆避之,唯恐失了士人风骨。

      朝代更迭,世事荣枯。这么多风风雨雨过去了,牡丹仍委委曲曲地蹲坐在历史的角落里,自开自败。直到今天,才有了著名作家张抗抗,以一篇《牡丹的拒绝》,为牡丹正名。为洛阳牡丹的“不苟且不俯就,不妥协不庸俗”,“遵循自己的花期自己的规律”,为她“要么烁于枝头,要么归于泥土,跨越委顿和衰老,由青春而死亡,由美丽而消遁”而情有独钟。虽美却不吝惜生命,即使告别也要留给人最后一次惊心动魄的气度!

      站在历史的枝头上看牡丹,看她由极盛到极衰,才明白有时候,舆论能把你捧得多高,就能把你摔得多惨。有时候,富贵与高贵真的只是一字之差,也是一念之差。

      牡丹有那样众多的品色,然而我却对那株白牡丹情有独钟。

      白色,是天地最初的颜色——即无色。纯粹、干净。我固执地认定这才是牡丹的本色,也许无凭无据,会被人笑话。但,你种过白牡丹吗?你见过白牡丹花落的场景吗?如果没有,那你一定不会知道那是怎样摄人心魄的美丽。也就是一阵风忽然吹过,然后那柔软的花朵就一瓣一瓣地归于尘土,像电影的慢镜头,然而我却屏气凝神,小心翼翼,舍不得错过哪怕一个瞬间——

      那白轻轻抖落,一下一下落到人心尖尖上。

      我自飘零我自香,一身的仙风道骨。

      我这样矫揉造作地情有独钟着,这样绞尽脑汁地搜索词汇赞美着,她却自顾自地尘归尘,土归土,把名声与非议留在身后,把无数思考留给如我一般的芸芸众生。

      家中场院里是一整片的花园,我却对一株白牡丹情有独钟。

      喜欢_情有独钟

      分享到: